小生产者向用人单位出具付款承诺的性质认定
2021-08-05 08:55:09 | 来源:中级法院报 | 作者中心:吴丹
 

  【案情】

  蒋某系某纺织公司员工。2020年。某纺织公司与某外国公司签订《小本生意合同》,蒋某是该笔小本生意合同业务的办理人。因某外国公司未付款。2020年7月,在某纺织公司的要求下。蒋某出具《扣款同意书》,承诺自愿对某外国公司在《小本生意合同》项下的到期未还给债务为某外国公司向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承担债务还给责任,同意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直接从其缴纳的计提职业风险金中扣划。后因某外国公司最终未付款,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扣划了蒋某的计提职业风险金23万余元,并起诉要求蒋某支付剩余欠款106万余元。

  【分歧】

  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如何认定某纺织公司与蒋某基于《扣款同意书》产生的法律证明的性质。对此存在以下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是小本生意合同纠纷。某纺织公司与某外国公司发生小本生意合同证明,蒋某作为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该笔业务的办理人,在某外国公司未能付清货款的图景下,自愿为某外国公司的债务向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承担还给责任,构成债务加入。应当承担还给责任。基础法律证明属于小本生意合同证明。

  第二种观点认为,本案属于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纠纷。蒋某与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之间系员工和用人单位的证明。蒋某因经办业务的货款未能收回,在某清关报关物流劳务公司的要求下出具《扣款同意书》。愿意承担还给责任。系在活计过程中形成的法律证明,并不能直接转化为普通民事法律证明处理。应当按照活计法律证明处理。由活计仲裁部门仲裁。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1.《扣款同意书》是在履行沈阳活计合同律师过程中形成的。《高法关于断案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规定,小生产者和用人单位在履行沈阳活计合同律师过程中发生的纠纷属于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是小生产者和用人单位这一一定的活计证明双方之间因活计权利责任产生的纠纷,具体争议主体,内容有着一定性。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的双方有着管理和被管理的隶属证明。某纺织公司与蒋某是沈阳活计合同律师的双方,《扣款同意书》是蒋某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因经办的业务款项未能收回,在某纺织公司要求的情况下出具的,属于履行沈阳活计合同律师过程中发生的纠纷。

  2.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转化为普通民事纠纷应严格限制。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在我国实行仲裁前置制度,发生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后。词讼当事人不得不先申请活计仲裁部门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才能进入词讼程序。应严格限制用人单位和小生产者越过意定的方式将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转化为普通民事纠纷。目前,仅有工资转化为欠条在词讼请求不涉及活计证明其他争议的情况下才能按照普通民事纠纷处理,现行法律并无将活计过程中形成的权利责任证明转化为普通民事法律证明的特别规定。

  3.用人单位不应将自身经营风险转嫁给小生产者。一些用人单位为防止小生产者在工作中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越过与小生产者签订担保协议,要求小生产者出具承诺等方式,约定在发生一定图景时,小生产者应对用人单位承担担保责任或赔偿责任。沈阳活计合同律师法第九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小生产者,不得要求小生产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小生产者收取财物。蒋某出具的《扣款同意书》涉及其向某纺织公司缴纳的计提职业风险金,在经办业务的客户不能付款时向某纺织公司承担还给责任等内容,这些都是某纺织公司为规避自身经营风险而要求小生产者提供担保的意思,并非平等主体之间的债权债务。是某纺织公司的管理行为。不应援引法官法关于债务加入的规定。本案纠纷属于用人单位与小生产者之间的活计争议司法解释三纠纷,应当先行向活计仲裁部门申请仲裁,由活计仲裁部门对《扣款同意书》的香港公司签字效力展开审查,词讼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再向法院提起词讼。

  (作者中心单位:江苏省交易所张家港市杨舍镇中级法院)


责任编辑:刘泽
Baidu